三尺微命 一介书生

谁家少年欢歌纵马,明日天涯。

笑忘书(2)

http://eternityland.lofter.com/post/1ddecf23_b46fc00​前文


因无所畏惧,才任性肆意;
由心有所属、方有所不逾。

躺在明台怀里的时候明诚内心是极为复杂的,失而复得?得而将失?好像都有…
然而此刻明台的内心是无比焦急与愧疚的,甚至…有些愤怒
阿诚哥怎么了?
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?
阿诚哥…好轻,又瘦了?
这次回来干什么?有女朋友了?带回来见家人?
想着,气闷了些,手劲又大了些,听到怀中人轻轻的嘤咛,心底一软,见所有人都不在家,将昏睡的明诚轻放在自己床上。用目光一遍遍描摹小哥哥的轮廓…
居然…如此想念
明台记起他们在一起的时候:
那人总笑着叫他小少爷,眸中闪着宠溺的光,念到最后一字,嘴角总是微微上翘,唇边有温柔的弧度…可疯子说,这样下去,会害了他,害了自己…于曼丽,娇俏大方,姿态窈窕,身手矫健,长发飘飘。在这特殊时期无疑是明家少奶奶的最佳人选。闻着身旁少女发间的芳香,他不禁微微有些怅惘。他与阿诚…这段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故事,这或许注定无法有结局的开始,他该何去何从?
他看着他的阿诚哥在大哥面前的仰慕与遵从,在南田面前的魅力与洒脱,他承认,心里不舒服,对于明家小少爷,除了加入战斗、呆在那人身边,只有花天酒地能让他从这种莫名的情绪中解救出来。想着,明台便觉着心下一阵燥热,却未见那人的影子。罢了罢了……又是与大哥呆在一起了吧……
见大姐推门回来,撇撇嘴,便欣喜地迎了上去。
“大姐,您这次回来,带了些什么啊?”明镜宠溺地笑了,。
“小祖宗,不知道好好问候大姐,先来找礼物。”
“嘿嘿,自然是大姐最重要了!”
“贫嘴”。
笑着说着,气氛祥和, 小少爷却内心依然抑郁,可手上动作却一直没停。翻着找着,一支包装精致的香水映入眼帘,甜腻的香使他想起永远对他带着恋慕眼神的女子。 她芬芳馥郁,如一朵玫瑰,娇嫩而坚强,令人心怜。 而他的阿诚哥,是罂粟,迷人而危险,禁欲的外表下是绝对的妖冶与清冷的疏离…深掘着他心中不为人知的欲望。
他想看看,把这人逼到最后会怎样,是极度压抑?还是异常放纵?心底最邪恶的神经被嫉妒、思念、好奇、骄傲不断的撩拨。叫嚣着要将远不可及的那人拉到身旁,压至尘埃,融入骨血。在唇角挑起一个玩味的笑。
有些东西,攥住了,就永远出不去了。明台深知这道理,默默酝酿着这个计划。可他不知道,自己也正在一步步走入这个圈套。
所谓任性,终究不过是时间的缓刑……


(我的想法是先抛出中间情节,再插叙原因与过程,结局是大写的HE!这对CP满足了我所有的恶趣味啊~~
大家有什么好梗欢迎指教
亲爱的举起你的小红心~~求留言)


(PS:这阵子我大概会日更,可以留言告诉我要更哪篇哟~~)

评论(2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