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尺微命 一介书生

谁家少年欢歌纵马,明日天涯。

【百日苏靖Day16】 一别经年

一堆太太里面加了我这条咸鱼…嘤…

萧景琰的话…私设梁景帝吧…

还是一贯的诡异画风…

前半段景琰智商上线

下半段景琰酥胸傻白甜。





一代明君萧景琰,他的晚年并不是他人心中所想象的安逸自在。年迈宫人也只得用“命运坎坷”四字来总结他的一生。无关功名高低,无关君臣尊卑,只是简单总结萧景琰,不是靖王,不是太子也不是梁景帝。只是一个普通人,一个…自幼不被父亲赏识,少年失去兄长与挚友,步步走,步步痛,却从不错一步。不是不会错,不是不敢错,而是不能错…

问再多人,说再多原因,也许会有人告诉你,他为了祁王,为了挚友林殊…可几乎无人说,因为梅长苏,他有勇气,有决心去夺嫡。是挚友…也是挚爱。

萧景琰离世前夕,他去了祠堂用颤抖的手抚过林殊的牌位。一行人在门外等着,是都不愿承认这是回光返照。“小殊…皇长兄…母后…梅…梅郎……”他笑得苦涩而疯狂

“你丢下我,那…还我去找你…”他没有自称朕,在他们面前,他也只是萧景琰,只能是萧景琰。闭眼…颓然倒地,他听到太子的哭喊,皇后的悲戚,宫人乱作一团,心中疑惑“你们慌什么?我只是要去找小殊啊,哭什么?”张了口,可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
冥界

萧景琰觉得自己轻飘飘的,心下了然,想踏着曼珠沙华过奈何桥,面前却似无形的门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年老的妇人弓着身走来。回去吧…你阳寿未尽,悲痛至极才错被勾魂而去,回去,继续当你的皇帝,走你的路。
“我…无路可走”萧景琰深深一拜,请您…让我在下一世遇见他,哪怕今生阳寿未尽,我也无所怨言。”
“唉…也好…你命格虽错乱,但吉人自有天相,保重。”
“多谢。”眼前一片模糊,但却心满意足
小殊…等我…

现世


“少爷!少爷醒了!”萧景琰刚恢复知觉,睁开眼睛,白色的房间,身着白衣的人们,嘈杂的喊声。“这就是孟婆口中错乱的一世吧……没有失去记忆就好。”萧景琰默默想着,盯着天花板。“容老身再叮嘱一句,万万不可过早表现出异常,虽是两世,仍有相似之处。万事应三思而后行。”孟婆的声音幽幽隔空而来。萧景琰微微笑了,向空中轻轻颔首致谢。“小殊,那么多人都在帮我们,我会找到你,再不分离…”

稍整思绪“我…为何置于此地?”萧景琰僵硬而别扭地问起身旁的保镖“啊?哦,七公子,是这样的,老爷与您一同出行,梅氏似乎派人拦截,企图制造一场车祸,毁掉萧家。”心中暗想:看来七公子没有大碍,只是说话方式…有些怪。清冷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本次我受伤,许多事记不清了,你给我讲讲。”
“这……”
“嗯?”
“七公子放心,在下一定知无不言 言无不尽。”说罢抹了抹头上的汗。
纵使轮回与车祸的再三打击,也无法折损萧景琰与生俱来的天家威严与贵气,微微的压迫感,令旁人感到不适,却也快速俯首称臣。

通过保镖磕磕巴巴的叙述与花痴脸小护士的激情补充,萧景琰认识到:这一世与之前差别并不大,一样的名字,一样的身世,萧选还是父亲,萧景琰还是那个不受宠的萧七公子。不论如何,身旁有个可靠的人比较重要。更重要的,还是先要改变说话的语言方式。

“嗯…你手下,有没有一个叫列战英的人?”

“有的,少爷您要用人,我就马上安排。”

“嗯,我母亲呢?”萧景琰接着问。

“夫…夫人她…”

“说!”萧景琰心下一惊,母亲她…车祸…不会的…不会…

“夫人…不知去向。”

天旋地转…本以为能支撑自己走下去的人,又少了一个…母亲…母亲…
“你在给七公子瞎说些什么!”一人匆忙闯进来“七公子,失敬失敬。”说这话的人,却眉目间毫无愧色,骄横霸道。“七公子记忆受损,你怎能胡说八道,出去!”那人唯唯诺诺地退下。而眼前这个人,就是萧景琰恨不得挫骨扬灰的夏江!

夏江带着虚伪的笑开口:“七公子,那个废物应该给您讲了,近几年江左集团与萧氏争夺激烈,您却与那梅长苏相交极好,又数月不见,太太担心您有不测,赶至江左集团理论,被强行扣押,后不堪其辱,自尽身亡。”

萧景琰满脑子只有“梅长苏”三字,根本无暇顾及其他。夏江见他脸上只有惊讶,没有愤恨。不禁心生讶异,心思一转,跪倒在地哭喊“少爷!老爷还在急救,如果…如果…意外,萧氏就只能靠您了,夫人的死,这仇,不得不报啊!”

“好了,这里没你的事了,我自会定夺。”萧景琰强逼自己松开紧握的拳头,挥挥手,让夏江离开。呵…母亲的死,小殊变成梅长苏…都和你脱不了干系……夏江!

“少爷”

“进来”

“少爷,这是您要找的人”

萧景琰抬头,看到面前熟悉的身影,眼中熟悉的坚强与倔强,内心一阵酸楚。待到所有人都退下。

萧景琰缓缓开口:“也许,你会奇怪我为什么叫你来,为什么突然用你,有些话,我只说一遍,也只能说一遍。你,是个可用之才,以后将你留在身边,谨记一件事,无论何时,主子…只能有一个,我以兄弟情谊待你,你也不要叫我失望为好。”

“属下明白,定当誓死效忠少爷一人。”眼中满是激动与诚恳。

“你先歇着,一会我有事找你。”

“是”

萧景琰深吸一口气,躺在床上,愣愣地望着天花板,大同小异的两世…梅长苏…难道…已经出事了吗?”

再相遇

这样拼命压抑着自己,拼命在他人的帮助下学习,使用现代化工具、管理企业事物……只是未见过…他的梅郎。

不得不承认,所谓天资,是某些人与生俱来的资本。萧景琰东西学得很快,一步步将萧氏转移到自己手下,架空萧选,他…所谓的父亲。他也学会了在灯红酒绿的夜晚,将自己尘封在嘈杂的酒吧之中,一杯一杯,是麻痹,是苦涩,是小殊胡闹的情思绕与照殿红。

一仰头,酒液顺着杯口滑至颈间,让这禁欲的气息,有些别样的妩媚撩人。

“梅总,那不是?”蔺晨唯恐天下不乱的声音响起。

梅长苏扬扬手,示意他闭嘴。缓缓走过去“景琰?”

萧景琰以为自己在做梦“长苏…长苏…我找了你好久…为什么…扔下我?小殊…”带着哭腔的嗓音灌入耳朵,让一想对自己自制力很自信的梅总裁,似乎又变回了当年在情人面前霸道而手足无措的林殊。

“小殊…我”

“嘘,景琰,我们换个地方说话。”梅长苏让萧景琰靠在自己肩上,无视蔺晨一脸坏笑,带他回了自己居所。

一路上的萧景琰倒是极为安分,之前列战英送他回家的次数也不少,他也没敢喝太多,怕是喝多了,有些话,憋不住想往出说。

可前几天,就在他一门心思想着如何准备去见梅长苏的时候,划拉着手机,无意中看到了“穆霓凰疑似梅长苏未婚妻”的花边新闻。他不敢想象,如果梅长苏这一世,对他毫无感情,抑或是兄弟情谊。

       上一世的朝夕温存,让萧景琰无法想象哪怕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站在梅长苏身边。酒吧里不时传来暧昧的视线让他心中更加痛楚“看吧,有人关注着我的,可都不是你…我都不要…霓凰…长苏”一路嘟嘟囔囔地说着,梅长苏的心里软得一塌糊涂。


       到了苏宅,萧景琰看清了梅长苏的相貌,可仍是在梦中游移“你不是和霓凰跳舞吗?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么?笑得那么开心…来来来,我陪你跳”梅长苏哭笑不得德被拉到客厅中央,侧身,退步,踮脚,提胯…同样的仪表堂堂,身形修长,虽是一男步,一女步,却生出芝兰玉树的美感来。


      本就喝多没劲,景琰脚下一绊,倚在那人怀中“怎么这样?战英教我的时候还很简单啊……嗯?”被人捏住下巴,抬起头“战英?列战英?你们关系这么好?”那当然,我的副将嘛…小殊…你不记得啦?”一双鹿眼水亮亮地望着他。

 

       不理会那人无意识的撒娇与莫名的胡话,酒吧、战英将梅长苏的心火撺掇得更旺盛。梅总决定,给他的景琰长长记性。


   “景琰啊…”

   “嗯?”那人水光潋滟地看着他,包含了穿越千年的思绪与想念。倾身,用唇覆上那人的双眼,他怎么舍得,怎么舍得让他的景琰,卷进权利的纷争?身下那人却莫名笑得耿直而坦荡:“小殊…小殊…”唇齿缠绵,配他在欲海中沉沦、覆灭。梅长苏是萧景琰的希望,萧景琰的信仰。情事激烈而温柔,春宵苦短,一折腾,在一闭眼,便是萧景琰与梅长苏这一世的天明。


       萧景琰猛地坐起,却又因疼痛酸软倒了回去,瞬间红了双颊。“长…长苏?”声音嘶哑。想到昨夜的放纵,竟不知该如何开口。闭了闭眼,望着身旁含笑看着他的梅郎:“小殊…你信前世吗?”

        梅长苏没说话,含笑地颔首,示意他继续往下说。


       接下来,是不断讲述的剧情“后来…你也走了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因过度悲伤…离世,而孟婆说我命不该绝,便送我来见你。”

        梅长苏没想到,他们会是这样发展的剧情,前世的记忆,他也是有的,提早来到这个世界,提早遇见了那个傻傻的、耿直的萧景琰,精心策划着他们的未来。却在酒吧中遇见了他的靖王殿下,梅宗主表示,他很不甘心啊,不甘心让列战英抢先,不甘心没有彻底除掉夏江…最不甘心,景琰在最脆弱的时候,自己没能给他依靠的肩膀。


       与霓凰的绯闻,不如说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狩猎,等着他的帝王落入掌心,喜欢得恨不得永远囚禁。


     看见那人又逞强着起身,笑着将他搂入怀中,看着仍然微颤的双腿,戏谑地说“怎么?景琰这是在对我昨日的表现表示不满吗?”


      满意地看他红了耳廓“没…没有”梅长苏叹了口气,当了一载帝王,却仍是大写的耿直,从来不会躲避他的调戏…这是他独享的景琰…


      人是要撩的,情是要谈的,可有些事,还得他们共同应对,比如

     “小殊,你知道母亲去哪了吗?”

     “我和静…嗯…伯母商讨过了,将她送去琅琊山了,那都是我的人手,有蔺晨在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     “嗯,那…那夏江?”

      “证据都准备好了,时候到了,就送他去背那几条人命,不过,他现在也一无所有了。”

       感觉自己错过很多剧情的萧景琰默默扁了嘴。看得梅长苏想笑又心怜。看萧景琰想提又不敢提的样子,梅长苏将头埋在他颈间喃喃说:“车祸”。  “啊?”     “赤焰,是车祸。”


      “长苏…长苏…对不起,还是没能帮上忙。”景琰的鹿眸染上水渍,跪坐在床上,将自己与梅长苏额头抵在一处。


     梅长苏却未细心感受萧景琰的歉意与温柔。用手勾勒着那人背部的轮廓,拿出林殊的恶劣,将那人压倒,倾身覆上。“那就麻烦景琰,用身体,来温暖我了。”


      无心的一句调戏之语,却让萧景琰泪水涟涟“梅郎…小殊,再别…再别扔下我。”温柔的吻安抚着两颗饱受相思之苦的心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“怎么会呢?萧景琰…可是林殊,或是梅长苏的超度。”他在唇齿相交中喃喃地说。这是最实在的温度。


         “可是…嗯…小…小殊慢点…为什么…要…在酒吧待我回来?”换来了更激烈的动作“景琰不专心啊…”拂去他的生理泪水,苏先生怎能让他的殿下知道,这是一场预谋已久的狩猎呢?


      后来…萧七公子接替萧氏,与江左集团共同合作,一转往日的颓败景象。


     谁知道,他们二人一别经年,人世千百回转,只有深深烙印进灵魂的两颗心,才能一世又一世地遇见。


     他们都是…彼此的超度,与救赎。




啊…好吧…我这条咸鱼终于码完了

写到中间两人还没相遇我真的好方…

ಠ_ಠ真实大写的拉灯党

嗯…就这样

诸位客观食用愉快啊ᶘ ᵒᴥᵒᶅ


      



   


      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8)

热度(65)

  1. 今天苏靖产粮了吗三尺微命 一介书生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百日苏靖
    【百日苏靖Day16】来世遇到你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