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尺微命 一介书生

谁家少年欢歌纵马,明日天涯。

【苏靖大逃猜】思无邪 by宫羽

嗯…大逃猜的文章
转载留着自我纪念吧(●°u°●)​ 」

苏靖大逃猜:

思无邪 BY宫羽


1【关雎】


 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年,你牵着他的手,顾盼那年少风流的河洲。


 


      林家小殊去祁王府玩,第一眼看见的不是笑盈盈的祁王兄,而是他身后的小公子,眉清目秀,墨发朱裳“秀色可餐”这个词第一次在林小殊的字典里如此鲜明。


 


“小殊啊,这是景琰。景琰,好好带弟弟在这里玩啊。”看那少年点头应允,才转身离去。


 


“你叫…林殊?我是萧景琰。”他手足无措地看着笑嘻嘻的少年说。


 


“嗯,景琰”他牵起他的手,在年少的心绪间四处游历,两个孩子很快好得不分你我。哭闹着不肯分离,却私下都为对方的泪水暗暗得意“我一定对小殊\景琰很重要吧。”


 


    后来,一日,殊琰二人组又去别院采了一大筐蔬菜水果,脏兮兮地回到王府


“又要被祁王兄说教了。”萧景琰撅着嘴嘟嘟囔囔地对林殊说。


 


却被身旁的林殊用扬起水花泼了一身,随即不服气地反击


 


“诶…景琰景琰,我错了!”


 


“哼,才不饶你!”


 


轻微的嗔怪让林殊觉得自己的内心,又柔软地塌陷一块。想什么呢,景琰可是最好的兄弟啊,心里想着,手上也不消停,扑过去纠缠在一起,打得难舍难分,最后衣衫不整地回到王府,果然被叫去训话,两人谦虚地低着头,林殊却在身后偷偷把玩景琰的手指,捏捏戳戳,不亦乐乎,丝毫没在意景琰威胁的目光,与使劲抽回手指的力度…


 


果然,回房后,景琰就不理我了…林小殊惨兮兮地一个人想。


 


“诶,别不理我啊景琰。”


 


“……”


 


“祁王兄说了,要努力读书,我背首诗你听听?”


 


“……”抿着嘴,偷偷笑。


 


“咳,你听着啊”林小殊一本正经地直视着萧景琰的双眼,开始念


 


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

 


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


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……”萧景琰被林殊凝视得不知所措,只得睁大了鹿眸看着他。目光交织,纠缠,年少不知情滋味的二人愣是红了双颊。


 


躺在床上,萧景琰没话找话“小殊…你…你这背的什么诗啊,一点都不应景。”


 


没想到林殊突然转过身来道“谁说的”,便转过身去,问什么都不开口,萧景琰支起身子,气闷地看着他,却又撞上了月光中乌黑发亮的双眼,有些心浮气躁地躺回去。


 


“好吧…不说就不说”嘟囔着合眼,却身后的林殊偷偷笑得耀眼。


当晚,林殊做了个梦


 


他的景琰一袭红裳,足踏清波,手摘荇菜,远处琴声依稀。他看到景琰回眸,举手投足皆成风情,他长发未束,随着俯身荡进水里,缠绕着诱人的弧度,朱唇轻启,水眸中波光潋滟。“来…小殊…来…”林殊几乎可以确信,哪怕这人是湖中的水妖,他也愿以生命献祭。


 


突然的一阵摇晃让林殊从梦中惊醒“就要吻上了啊…”林殊睁开眼,小声抱怨。面前却是萧景琰担忧的脸。“小殊,你额头好烫,要不找祁王兄看看?”


 


“唔…景琰…我…我没事。”想起刚才的梦境,不禁面色又一红。


 


“小殊?”那人长发依旧未束,因刚睡起,眼眸湿润,几缕青丝划过颈间,随着萧景琰将手探向他额头的动作微微摇晃,一下下,骚动在心尖上。


 


“哎呀,没事,你不要管。”林殊烦躁地说,伸手拍开那人的手指。


 


二人具是一愣。


 


林殊后悔自己对景琰的作为,后悔对兄弟的不正当思想。


景琰惊讶林殊对自己的抗拒,难过、生气他的恶劣态度。


 


萧景琰红了眼眶,穿起衣服走出去,躺在客房,心里的委屈怎么也抑制不住,他不知道出什么事了,让自己朝夕相处的挚友如此对待自己。


 


林殊见萧景琰离开,心想去追,但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,难道要把那个梦讲给他听吗?算了,过几天再说吧。虽然…心疼……


第二天一大早,林殊便辞别祁王,回到府中。


萧景琰得知林殊这么早就躲着自己回去,一连几天把自己关在房内。


 


殊琰二人组第一次冷战,拉开了序幕。


祁王府屋檐下的鸽子表示很不满,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,今天又是被闪瞎的一天。


 


 


2【淇奥】


 


 


    竹叶坏水色,郎亦坏人心。


 


    要问起萧景琰最纠结的是哪段岁月,莫过于刚刚发现自己喜欢上林殊的时候。日日看着林殊张扬的笑容,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抚失了节奏的心脏。


他个性张扬但不锐利,风趣而不尖刻。给人莫名的清雅舒适。《淇奥》总是莫名地印入脑海。


 


这样一个耀眼的人,自然会受许多女孩子关注。当霓凰、宫羽与林殊呆在一处说笑,萧景琰还是难掩心中的酸楚。


 


“景琰啊…你有没有看上哪家姑娘啊。”林殊怀着不轨的想法,悄悄问景琰。萧景琰,却浑然不知林殊的心思。


 


“啊?没有。”心中刺痛却强颜欢笑。“再怎么说,也要等到你有少帅夫人之后了罢。”气闷地再加一句掩饰不快。


 


林殊沉下脸“好好好,我这就带回一个给你瞧。”


 


二人又恼怒地分别。


 


这是第二次冷战。靖王府梁下的鸽子表示:呵呵~所有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……


 


 


 


3【桃夭】


 


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这几日非常不快。他觉得自己和林殊之间有什么变了,好像莫名有了隔阂,先是林殊对自己莫名的抗拒与疏远,再是两人因为婚事的几句玩笑话上了火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桃花盛开的时节,林少帅的桃花运好像就一直没少过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萧景琰一面在河边饮马,一面在心里偷偷腹诽林殊的所作所为,平日里就算有争吵,林殊也是很快就会跑来黏糊糊地表示道歉,再拉着他出去玩,或是两个人相互损几句就完事,可从来没有过冷战。好容易两个人都当没发生过,第二件事又来得奇怪,连小殊的怒气也来得突如其然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盯着清澈的湖水,忽然瞥见一抹白色,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人!萧景琰欣喜地转过头去,毫不意外地看到他期待的灿烂笑颜,整个人都晴朗起来。可在看向林殊身后的下一秒,萧景琰的天空立马晴转多云。那个水蓝色的裙裾,笑得羞涩却开朗的姑娘——霓凰!


 


“景琰,我们一起去玩吧!”


 


“我……不去了。祁王兄要我温习功课呢。”本来就要出嘴的“好”被萧景琰硬生生咽下去。林殊,你有了霓凰,就不要来招惹我了!他在心里默默地说着。


 


林殊却吃了一惊,之前的邀请,再过分景琰也会依着自己,要么就是好言相劝,从来没有如此直截了当地拒绝。还有,之前居然鼓励自己娶亲。


 


林少帅心里不爽,嘴上自然不饶人。


 


“诶,萧景琰你能不能不要一天皇长兄长,皇长兄短的。出去玩一趟怎么了?”林殊生气地说。


 


“林…林殊,你……”萧景琰被气得够呛,没想到小殊竟然会这这样和他说话。


 


“你呀,有时候就奇奇怪怪的,不爱喝茶爱喝水,咕嘟咕嘟,像水牛!”


 


嘴上占了便宜的林殊又开始当着霓凰的面耍宝,一会损景琰,一会又学着景琰喝水的样子,丝毫没注意萧景琰咬着下唇压抑的样子。纤细修长的手指在广袖下紧了又紧。看着林殊霓凰笑得那么刺眼,又……般配。


 


萧景琰想起一次太奶奶叫他和林殊进宫,老人家慈祥地笑着,说:“小殊啊,你看我们家霓凰怎么样啊,要不,把霓凰许给你好了?”


 


“林小殊正是开玩笑不计后果的年龄,看看笑呵呵的景琰,说:“霓凰这样的女孩子挺好啊,太奶奶,你舍得啊?”


 


“嘿,小家伙,都学会拿话堵我这老人家了。”众人笑作一团,晋阳用手指戳他的额头“你哟!”


 


现在想来,这两人,还怎一个般配了得,这不是就等着圣上赐婚了吗?联系一下这几件事,自己与林殊关系变化的根本原因。还是说…小殊知道我对他的喜欢,所以故意疏远?


 


一想到自己从此也许会和林殊分道扬镳,相互疏远,难过与惊慌占据了愤怒与委屈。


 


“诶,景琰,景琰?”林殊见萧景琰呆呆地站在原地,以为自己的话伤到了他,伸手想去拉他,却被躲开。他愣愣地看着自己被丢下,看着那人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
 


“林殊哥哥,景琰哥哥他……”霓凰怯怯地发声


 


“没事,他不去就不去,谁稀罕!”林殊故意大声地对霓凰说,其实不过是在对那人的背影发火。


 


萧景琰回到府中,默默想着对策。


 


突然见窗间伸出来一支桃花,萧景琰从床上跳起,推开窗子,便见那灿烂的笑容,带着微微的汗水。


 


“琰之夭夭,灼灼其华…”他念着,景琰笑着。


“念错了啊…”他笑


“没有。”他也笑


 


“这是一场莫名其妙的告白,始于两个人的相互暗恋,与一个人不要脸的春梦,还有无知少女煽风点火,途径…奇怪的几首诗,最后,有了一个虐狗的结局。”靖王府屋檐下的鸽子吵吵嚷嚷地对身旁的雌鸽子说。


 


恭喜少鸽煮,获得美人鸽白眼+1


 


 


4【式微】


 


式微,式微,君胡不归?


 


案发的十三年,萧景琰自虐似的一遍遍写


《关雎》


《淇奥》


《桃夭》


一遍遍写,一遍遍回忆。那个明亮动人的少年,那些年少风流的心事。


 


直到他又似是在绿竹青青的水边遇见,竹笛轻吟,君子如玉。


 


他慌了,一遍遍告诫自己“不要…不要动情,小殊还在等着翻案…”接着的还是泪流千行。


 


他不知道他的梅郎也有着极大的心理负担。“你们真烦,洞房花烛夜,喝酒X新郎,有什么不好的?”搬家住苏宅的少鸽煮得意洋洋的说,被未成年人拎着翅膀扔出苏宅……


 


后来,梅长苏作为对殊琰关系的少数知情人士,静静听萧景琰醉酒的真言


 


“苏先生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不能辜负小殊啊,不能的……”


 


梅长苏心下一惊。


 


 


“可是,我…我也无法控制自己。”带着泣音的声音响起,萧景琰突然直起身来,直视梅长苏的眼睛,“我喜欢你,苏先生…”


 


灯火中,那人更显得目如点漆,单纯妖冶,惑人得紧。


 


“景琰啊。”梅长苏叹气遮住那双眼,你这么明亮,反倒会引起我更要命的念头。“我是从地狱爬上的恶鬼,只有你深入骨血才能温暖…”


 


 


“啊…梅…嗯…梅郎…”他在欲海沉浮中喘息着他的名字。


身影交缠,红罗帐暖。


这是时隔一生的痴缠。


 


 


“长苏,长苏!听说殿下又不来找你了?哎呀,知道他心疼你,不敢怎样,只能闭门不见哈哈哈哈,你也有今天!”


“飞流!”


“诶诶诶…长苏,你不能这样!晚上不要太激烈的好!”


 


“今天又是苏靖间接秀恩爱的一天。”建国后成精的鸽煮在本子上默默写下。


 


 


后来的后来


 


 


 


梅长苏出征,而不知所终。


“式微,式微,君胡不归?”萧景琰在苏宅默默念着。他离开


留他漫长等待。


 


 


突然,一人将他拥入怀中“景琰,别怕。”


那人臂膀犹带寒气。


像是多年失望与孤寂的凝结。


 


他泪流满面。


活动竞猜汇总帖→ 戳我


大家可以在汇总帖内按格式回复自己的竞猜结果,方便主页君统计,累计猜中次数前三的小天使可以获得点梗奖励哦!



评论(2)

热度(113)

  1. 三尺微命 一介书生苏靖大逃猜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嗯…大逃猜的文章转载留着自我纪念吧(●°u°●)​ 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