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尺微命 一介书生

谁家少年欢歌纵马,明日天涯。

【苏靖联文】【古代】和我家侍卫谈恋爱[5]

第一章http://rukia114.lofter.com/post/1cc74f06_beee55e

第二章http://sanzo68.lofter.com/post/1df387da_bf2cb49

第三章http://yaojibei.lofter.com/post/1d9e0dbc_bfa19e8

第四章http://66119854.lofter.com/post/1d6d50aa_bfc5989

【原谅我不会改链接名字啊嘤~】


“萧景琰…萧…景…琰”梅长苏轻轻地念着,想着几天前的那个梦,似曾相识,又恍若隔世。

他起身走到窗前,看向院中那人萧瑟的侧影,红衣少年的轮廓渐渐与他重合。梅长苏一惊。

萧景琰似乎感受到身后的目光,猛得转过身来,戒备的线条似乎在看到他的那刻变得柔软,莫名的悸动涌上心头。

“宗主?”他启唇。

“景琰…”他开口,“你,之前,见过我吗?”

“回宗主,景琰今年入江左。”毫无起伏的声音,他却微微颔首,遮住了梅长苏贪恋的眼眸。

“那,你知道,小殊,是谁吗?”试探的语气。梅长苏不知道,是梦还是夜的缘故,抑或是那人灯火下白皙的颈项,使空气旖旎而温柔。

“小殊?”萧景琰猛地抬起头,梅长苏猝不及防撞进那双眼,“宗主,您…您知道小殊?”

梅长苏一愣,“没什么,随口问问。”小殊对萧景琰情绪的影响,让他似乎忘了那是梦中对自己的称呼。

萧景琰张口红着眼眶想说什么,身型却晃了晃,软软地倒下。梅长苏吓了一跳,伸手将人揽入怀中,吩咐侍从叫来宴大夫。

很快,宴大夫吹胡子瞪眼地赶来,身后还跟着无事晃荡唯恐天下不乱我好看戏的蔺晨。

“老夫行医多年,第一次见这情蛊啊。”宴大夫捋着胡子说。

“情蛊?”梅长苏问,“为何景琰昏迷不醒?”

“诶诶诶,还没什么呢就会叫景琰了?是谁当初说这侍卫不好来着?”蔺晨笑着凑过来

榻上的小侍卫突然面呈不正常的薄红,“啧啧,梅宗主艳福不浅呐,这情蛊,说难不难,说易不易,要不以命相救,要么…就………”凑在梅长苏耳边的话却彻底让他皱起了眉头。


“不过现在还好,他中蛊身子弱,这只是风寒罢了。”


看蔺晨忽悠着宴大夫离开,想着他意味深长的笑,想着他的话“情蛊,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若无情,你死我活,若有情,呵,子母蛊不如说就成了画地为牢的另一种方式,就是说,若是哪日没了情分,噬心之苦,便有这小侍卫受的了。而且,会失去关于你的一切记忆”

“  母蛊…在我身上?”

蔺晨点头“也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的把这子蛊下在萧景琰身上,宗主哪里喜欢呐,起码也是个美人榜首什么的,好让你舍命相救。”坏笑着低声说


“喂,长苏,若你还犹豫,那暂救他,还有一个方法………”
说完便飘回去了。

“唔…宗主”萧景琰软着嗓音叫道
“景琰”他遮住他明亮的眼眸。心底的不舍和燥热终是占了上风。

谁先吻上谁的唇,谁先纠缠上谁的身?春宵帐暖,旖旎万分。





下一个太太:猫猫爱苏靖也爱瓶邪【啦啦啦开车门呐】


评论(11)

热度(7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