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尺微命 一介书生

谁家少年欢歌纵马,明日天涯。

在此刻

这个写过很多遍,写了删,删了写。从春晚拖到了现在。致我爱的他和他,还有亲爱的你们。
乱七八糟我的锅^_^ಠ_ರೃ 

蓝精灵插件我的锅(歌歌胡----格格巫Σ(゚д゚lll))

屠狗节快乐◡ ヽ(`Д´)ノ ┻━┻ 


胡歌:
不曾想过
未来的某个美丽日落
轻轻的你会想起我
风华都记得我们经历的坎坷


一场车祸,一如梅岭的焰火,赤血改变了年少的眉眼。
“你好,我是胡歌。”
“你好,王凯”

不知道是不是剧本太具带入性的缘故,二人都有种莫名的悸动。

“大明星啊……”王凯想着,又有些年岁流转的感叹。
自己过去一个人搬书的夜晚,指骨酸痛,汗流浃背,拍戏的时候,条件艰苦,生活像是一眼就能被望穿,却也无数次在困苦中幻想,也许有一天,他也能像这些人一样,站在聚光灯下为万众承认“他王凯,最初的坚持,是没有错的。”如今,这样一个闪耀着的人活生生站在面前,本以为会有些许惆怅,却又毫无悲喜波澜,顶多只是一点…对不知名情感的尴尬与惶恐。“萧景琰遇见梅长苏时,是这样的心情吗?对那人口口声声要辅佐自己的不知所措,对命运的感慨,与惶恐

握手,是再平常不过的举动 ,却立刻就能体现出一个人的修养。温度,湿度,时间,力度,缺一不可。时间短了略显轻浮,时间久了又显得别有意图,手心湿润会令人不适,过于硬朗又不够真挚,配饰不当会增添几分华而不实。

靖王殿下指节如竹却又干净温暖。胡歌微微用力,那只手一怔,礼貌回握,巧妙抽离。温度自然,力度诚恳,湿度适宜。“是块料子”他在心里默默嗤笑“这人若真是刻意,倒也有趣。”那晚回房间,胡歌对着灯瞧自己的手,“这双手,执过利刃,抹过鲜血,张过弓搭过箭,携过一人看烽火狼烟。”酒店的灯光有些昏暗,要不然,他怎么会硬生生在灯光下看到了一双眼睛,目如点漆。有人说,大脑空白时想到的,与梦中梦到如出一辙,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林殊一定是心悦萧景琰的吧,要不然,怎么会在梦中呢喃他的名字?王凯是个有趣的人吧,不然为何频频出现在他空白的大脑中……

“你说,你第一次见面是不是就在想方设法吸引我?”后来,他吻着那人的肩头问着。“走开……”被怀中人有气无力地拍开脑袋
“嘤…靖王殿下你嫌弃苏某。”
“……”靖王殿下脸上红晕未退,却也笑弯了眉眼。
窗外,有日落的火焰,燃了半边天。

王凯:

岁月长歌
东去的浪漫还是长歌
让青春相伴引领你我
我相信心中的阳光永不会褪色

“王凯,你最想看谁的节目?”
“唔…我最想看…你的节目盒盒盒盒”
“诶……”胡歌呼吸一窒,哎哎哎,这叫我怎么接?那人眼中含着欢欣与情意,亮亮地勾人。不论排练多少次,还是忍不住偷瞄。趁着四下无人注意,猛的将那人扯进洗手间,锁门,一气呵成
“诶诶诶胡歌你发什么疯……唔…”
“王可爱我告诉你,春晚你要是敢用这种眼神瞅哦,信不信我拉着你当场出柜”
“盒盒盒盒”
“盒什么盒…”他挫败地将头埋进那人颈间,深深地呼吸着温热的空气,暧昧得令人窒息。
“胡歌啊……别这样……”王凯眼眶有些湿润。爱得深了,久了,人就总会被莫名其妙地戳中心低,药石罔医。胡歌也有些感慨“凯哥,你瘦了…。”
都说时间会把你变成你爱人的样子,胡歌有一个感性而浪漫的灵魂,会对夕阳,对一草一木,一片云感慨、伤感、欢欣
遇见了王凯,就有一束暖阳,照进了些许阴郁的堤防。遇见了胡歌,王凯变得越发易被触动,像是一阵风,席卷而来的忧伤。这些明亮的伤感与淡泊的怅惘,王凯叫它爱情。胡歌将爱情叫做思念的忧伤。
晚会也许并不那么有趣,身边坐着最想见的人,脸上都是抑制不住的笑容,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。
那天晚上,王凯喝得糊里糊涂,被胡歌拐回了住处,受了小品的影响,小少爷上身“阿诚哥,你最爱的人是不是我?”王凯一双鹿眼笑得水光迷离,幽幽地惑人,他勾住胡歌的脖子“你说,这时候我要说出胡歌的名字,小少爷还让我活不?”胡歌一怔,邪火从大脑沿着脊椎向下窜“不让,肯定不让~”


永恒的情在时空穿梭
越是风雨 越是心手紧握
爱相拥 不能夺

王凯其实是个温暖又清冷的人,他会尽他所能来关心、照顾你,但唯独会在你接近时错开肩膀,保持一个礼帽而不伤人心的微小距离,莫名的柔软与强硬,莫名的暖心与冷清。可他唯独不会拒绝自己的怀抱,这让胡歌满足又心疼到骨子里,却又不能表现得很明显,点明了,会被羞耻心MAX的王可爱赶到客厅睡的ಥ_ಥ


永恒的情与幻梦交错
越是长久 越是恋恋不舍
爱相拥 在此刻
在此刻

胡歌翻着微博把头埋在正在吃东西的王可爱肩上,“凯凯,咱们两家粉丝掐起来了哦”
“哦”
“噫,凯凯你好冷漠。”
“我冷漠?诶,我还没问你,春晚为什么不叫凯哥了?最有趣的演员为什么是东哥?”
“诶,凯哥吃醋了?嗷,别踹”一握住纤细的脚腕,感受一下肌肤像贴的细腻,胡歌笑眯眯地说:“叫你凯哥我怕没把持住喊成凯凯,没说最有趣的是你,我怕他们问为什么有趣,哎呀,我怎么好告诉他们你酱酱酿酿的时候最可爱呐?”
“噫胡歌…”
“诶诶诶,凯凯你好好说话补药卖萌,嗷”果然又被踹了…ಥ_ಥ
“王可爱我要怒振夫纲了!”没想到王凯却快速爬起来盒盒盒盒笑着跑开,被胡歌画风崩坏地一路追到阳台,二人均是气喘吁吁,相视而笑。忘了是谁先拽着谁吻上去,放开时,王凯已是气喘吁吁,看到胡歌笑意盈盈地看着他,心中一暖,伸手将爱人的脸转至窗边,蓦然瞥见日落的火焰,烧红的半边天。不禁忘了自己手还在胡歌脸上,胡歌伸手揽住发呆的那人,抓过手放在唇边一吻。真真是应了那首歌“越是长久,越是恋恋不舍。”
胡歌在窗上哈了一口气,写下“WGHK”
“这是什么?”
“凯凯你看,这包含了我们两个人的名字,它还有另外一个读法。”
“什么啊。”
胡歌倾身在爱人唇上一吻,带着十万分的虔诚说:“吻过花开。”
我吻过你芳华初绽的容颜,犹如撷去四月早天的云烟,你道真情在心有口难言,我愿情之一字千里姻缘两心相牵。

王凯笑着在另一面玻璃上哈出白气,写上“GKWH”说“老胡,我发现了一个预言……”
“什么啊?”
“你看:GKWH不但包涵了我们的名字,还有一个重要的意思:观看晚会!这不是预言我们要上春晚吗?”
“噫…大好的气氛被你浪费了,我告诉你观看晚会不是这个意思,它是指,我能在晚上与你相会,看到你从精神到肉体的交付于我啊。”两手一摊,呆呆萌萌,王可爱知道,这人比谁都会压榨他,气得伸手往那人胸上捶了一拳,手感不错……
“王可爱,这是你的小拳拳啊哈哈哈哈。”
“盒盒盒盒你的大胸胸……”王凯戳着胡歌笑得直不起腰来。
“靖王殿下,你调戏苏某,苏某伐开心,去吐血好了……”
“盒盒盒盒,酥胸息怒盒盒盒盒……”
……
果然被扛起扔到床上一番折腾,巫山云雨。王凯只觉得像是在奈何桥中诺亚的方舟上,胡歌与他双双被灌了孟婆的情丝绕,用尽力气在对方身上作着标记,宣誓真心,用作下辈子相识的烙印……
情事结束,王凯累得似乎马上就要去见周公,却被胡歌半心疼半期待地叫醒“凯凯”“嗯?”“我们说好了要永远在一起,所以,不准梦周公,”他低下头亲亲强打精神的爱人“要梦见我。”也许占有欲高得离谱,但战争一开始,没有谁允许放弃或推出。
王凯笑着钻进爱人怀里,喃喃地说,“其实,HGWK也是欢歌无愧。你能快乐地活着就好,我只求这辈子无愧于你就够了。”
胡歌听了也不禁红了眼眶:“凯凯,这两年我会常回来探班的,你也给我收敛点,盯梢的我都安排好了。”
低头想问王凯的意思,却看那人已经沉浸梦乡。在梦里,有一个歌歌胡,在追着凯凯王,想要提取凯凯快乐素,凯凯问歌歌:“你为什么要提取凯凯快乐素呢?”歌歌卖萌“因为我喜欢凯凯,我想像凯凯一样快乐!”“好啊,怎么样提取呢?”
“嗯……滚床单吧……”
从此以后,凯凯王与歌歌胡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。看过山间的风,海里的鱼,天上的云,心里的人……
凯凯王突然有些忧伤“若我有一天,不在世上,那你呢?”歌歌胡张嘴正准备说话,王凯却突然从梦中醒来,一抬眼,胡歌正皱着眉望着他:“胡说八道。”
王凯倾尽心中的温柔捧起胡歌的脸,用好听的声音念叨:“你在,我就不会离开。”
在此刻,有灵魂如你我闪烁,汇入星河,我愿饮鸩止渴,你愿南辕北辙,有少年风华难敛,策马扬鞭,纵天涯路远,你的身影永在梦里心尖。

你若以梦为马,去追求永远;

我便将愁作茧,来抗衡时间。

纪念我永远的少年……




感谢一直爱着歌凯的你们( ^ω^ )

感谢一直没有放弃阿璟的小可爱们ಠ_ಠ
新的一年,要永远相爱啊~*(^o^)/*








评论(6)

热度(55)

  1. 结发受长生三尺微命 一介书生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欢歌无愧,吻过花开